七杀

別人是你的地獄

预测

这是今年的上海高考作文题,但是,内容却是同人

改卷老师看了想打人系列



逍遥散人进了房门,看见瘫倒在沙发上的零,于是上去抓揉了两把他的头发,感觉手感还不错,于是又捏捏了他的小脸蛋,于是睡梦中的零被闹醒,迷糊的咬着奶音说:“优瓦夏回来了,你去闹他吧,求你了,我困死了。”

“你怎么知道他在?”

零迷迷糊糊的回答:“我听到他房间里的键盘声了,他好像不高兴,你要不要去哄哄他?”

逍遥散人不说话了,他知道优瓦夏一生气就会疯狂的虐待他的键盘,好像只有把键盘敲碎才能缓解他的怒气。往常他会进去劝劝他,但是今天,他不敢进去,他怕他一进去,优瓦夏就会逼他答复他,但是多年的相处下来,逍遥散人知道,问题只有解决才不会爆炸,所以,他进房间去了。

零翻了个身,念叨“该怎么样就会怎么样,何必逼迫呢”,继续睡。


逍遥散人看着电脑桌前十指翻飞的男人,觉得当初就是这样的霸气操作使得自己沦陷吧。

“优瓦夏,你结束这盘,我们谈谈吧.”也不管打游戏的那个男人,逍遥散人自然的躺在旁边凌乱的床上随手拿起了游戏机。

十秒过后,优瓦夏滑动椅子到床前“谈什么?”

逍遥散人看着他前面这个黑发黑瞳的男人,脾气暴躁但是冷静自持,这样的他,他不舍得放手,仰头亲在他略显凉薄的唇上,“聊一个“生气了的优瓦夏,要怎么哄””。

优瓦夏眸色一深,身体已经先大脑做出行动,不由得把这个吻加深。

一记深吻结束后,优瓦夏的手蹭着逍遥散人殷红的唇,不停的摩擦,忽而,一把擒住逍遥散人的下巴,说道“那你就回答我昨天的那个问题,恩?”

逍遥散人不禁身体一颤,沉默良久。

“你走吧,我的游戏这边今天要通关。”

“我不走,走了就....走了,你就会很难过,我不想你难过。”

听到这句话的优瓦夏突然调转头来,恶狠狠的说道:“那你就回答我,你为什么不肯和我做?”

“我....我.....”

优瓦夏看着被他堵的哑口无言的逍遥散人,觉得心中更加憋屈,“如果是说你没感觉或者是没有那么爱我,那我无话可说,但是....”优瓦夏看了一下逍遥散人的下体,苦笑一声,摇摇头转过身去。

良久,后面都没有声音传来,优瓦夏觉得这样的气氛简直憋屈,拉开椅子,准备出门,手放在门把上,拧动,后面就传来了一声“因为我怕。”

优瓦夏把放在门把上的手放下来,看看了眼眶通红的逍遥散人,认命的回去安慰他。

“你怕什么呢,虽然说我们两个都是新手,但是,网上不是有很多教程吗?我们可以......唔唔唔”

“优瓦夏,你这个大坏蛋,我不是说这个,你怎么这么无耻!!!”

优瓦夏看着扑过来捂住自己嘴的逍遥散人,面目通红,不禁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逍遥散人的手掌心,逍遥散人惊呼后放开优瓦夏,恶狠狠的骂道“色狼。”

优瓦夏笑了笑,说道“你的纯情简直就是我情欲最好的催化剂。”

逍遥散人剜了他一眼,优瓦夏定了定心神,坐到床上,搂住逍遥散人,捉起他的手玩弄,一边问“那,你在怕什么?”

逍遥散人垂目了一会,说“优瓦夏,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之后怎么办?”

“未来的事情不可预测,何必苦恼?”

逍遥散人知道他的这种随心所欲的性子,也就没有多反驳什么,随即说道“你不是问我在怕什么吗?我在怕未来。”

逍遥散人停顿了一会,看优瓦夏没有什么回应,继续说道:“我怕爸妈知道这种事情之后,他们会怎么想,会怎么办;还有朋友的反应,万一他们觉得我们.......恩,恶心,怎么办,特别是零”,说着,看了看房门,“他还小,但是一直跟着我们,突然发现自己的两个最好的朋友是同性恋,他会怎么看我们呢?”

优瓦夏看着身下说着说着又要红了眼眶的小家伙,忽然觉得,想太多真的是会纠结死人的。亲了亲逍遥散人的额头。

“傻蛋,一切都不可预测,你为什么要为这些事情纠结呢?”

“那,万一,这些预测都发生了呢,我们该怎么办,我不想让爸妈失望,不想让朋友讨厌,但是更不想让你伤心。”

“朋友那边,我们尽力不暴漏”,优瓦夏沉思了一会,继续说道:“至于零那个家伙,他可能看的比谁都清楚,不必对他遮遮掩掩的,最关键的是,爸妈那里”,“如果你放心的话,交给我,我先带你去见我父母,然后在双方长辈沟通,这样行了嘛,傻蛋?”

逍遥散人看着在他身旁思考的男人,觉得之前害怕的那些事情,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没有什么预测是不可避免,但是也没有什么预测是一定会发生的。

夜色渐深,零看着关了一个下午的门,抓了抓头叹息着打开门,出去吃饭了。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