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

別人是你的地獄

misery

【--这本来是辆3800字的“车”,但是emmmmmm;所以就只能截纯情的这一部分发出来,看的开心:>】

逍遥散人看着自己没电关机的手机,苦笑的摇了摇头,要不是昨天晚上因为要跟优瓦夏聊天,导致太晚睡觉,忘记给手机充电,今天早上起不来,他也不至于手机没电。“算了,反正,之前说好了时间和地点,我直接过去就好了。”逍遥散人这样想着,低下头打算把自己的手机放回包里。就这一下,他就撞到了旁边急行的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男人。逍遥散人之所以会注意这个男人,是因为他穿了一双跟他一样款式但是颜色不一样的鞋子,男人嘛,难免对鞋子会比较注意,逍遥散人的是蓝色,那个男人的是红色。逍遥散人想了想,嗯,都蛮好看的!

到上海这边的时候,天色尚早,逍遥散人看着空荡荡的机场大厅,除了刚才碰见的那个男人,机场里也就只剩下三两个夜晚工作后疲惫的工作人员,看了看阴沉的天气,逍遥散人真的怀疑那个连吃饭都叫外卖的人真的会来接他嘛?想了想没电的手机,叹了口气,抬脚往机场的厕所方向走去,就算再怎么没有睡好,也不能疲惫的和优瓦夏见面吧,逍遥散人打算去厕所整理一下仪容,顺便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逍遥散人进去厕所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那个他在机场撞到的男人也在厕所里面。逍遥散人再想着,现在打招呼是不是会有点尴尬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把水龙头关了。但是他并没有离开,只是盯着镜子,一言不发。好了,现在,逍遥散人成功的觉得尴尬了,于是他抬起头,对着那个男人微微一笑就打算离开,可是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男人拉住了他,一言不发,找准逍遥散人的嘴巴,强行撬开齿关,舌头灵活地在逍遥散人的嘴里绕了一圈,开始细细的亲吻起来。

逍遥散人懵住了,等到男人的手开始在他身上游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强吻了。他猛地把那个男人推开,生气的说道:“优瓦夏,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我们第一次见面哪里有亲嘴,还是强行亲嘴!你这个大坏蛋!”那个叫优瓦夏的男人,看着面前炸毛的逍遥散人,内心在想:炸毛的散老师好可爱啊,想日啊啊啊!但是,表面上看确是不动声色的说:“你刚刚对我笑了,难道不是勾引我的意思!”

逍遥散人被优瓦夏气的在原地打转,“这是什么逻辑,对你笑,只是因为我想打个招呼而已,你从哪里看出我是在勾引你了!嗯?”优瓦夏笑了笑,一把搂住不停走来走去的逍遥散人,说道:“第一次见面的重温游戏,我也陪你玩过了,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有,散老师,不来一发嘛?”说完,还故意的搓了搓逍遥散人的唇瓣,性暗示的极其明显。正在气头的逍遥散人,显然并不想在“重温两人第一次见面场景,结果失败,竟是因为自己男朋友性欲太强”梦想破灭时跟罪魁祸首发生性关系,于是,逍遥散人强行掰开优瓦夏的拥抱,气呼呼地往停车场方向走去!优瓦夏想着“和谐的性爱是同性恋人相处之间的润滑剂”也往停车场走去了他还没有放弃。

“哟,散老师,我还以为,你会开车先走,留我一个人看上海早上七点的朝阳呢!”优瓦夏看见自家的车还停在车位里,极其自然的拉开驾驶座的车门,进入车内。

“如果我驾照考下来了,不用你说,我也会把你留在这里!”坐在副驾驶座的逍遥散人斜眼看了一下优瓦夏,没好气的回答道。

优瓦夏看着那张生气的脸,内心狂喊:生气的脸也这么好看,真的是超级想日了!但是他刚刚才惹毛了逍遥散人,现在不敢很猖狂,他知道,逍遥散人这种性格你就只能顺毛摸,手抬起来往逍遥散人的后颈处摸去。

“不生我气了?今次是我不对,下回,我们再来,嗯?”优瓦夏带着点安慰的讨好语气说。

逍遥散人沉默了一会,看着优瓦夏说道,“不用了,以后都不用了!”

优瓦夏听着这话觉得逍遥散人这回是真生气了,正想辩解的时候,逍遥散人突然凑上前来亲了优瓦夏脸颊一下,继续说道:“最开始想重温我们见面第一次是想弥补当初见面的时候尴尬,那个时候,我....”

优瓦夏看着面红耳赤的逍遥散人,突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早晨,优瓦夏带着激动的心情去机场接自己的男朋友,可是那个羞涩的男孩子却一路上都不跟他说话,不让他牵手。优瓦夏想到这里,便觉得,不论过去多久,经历了多少,他的男孩还是当初的男孩。“没有关系,你不敢做的事情,后来不是慢慢的都做了嘛!节假日,我们一起出门,你会在拥挤的人群中牵起我的手;回家,你会给我拥抱,睡前会给我晚安吻,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也会做的更好的。”

优瓦夏说这话的时候,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一束阳光照进停车间,带着喜人的暖意,逍遥散人看着自己指尖的那缕光,忽而转过头在优瓦夏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笑着说道:“优瓦夏,我们回家吧。”

黑暗与光明的交界处,恐惧在滋生,希望也在成长。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