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

別人是你的地獄

时间之名

【借梗】

【时间线不要深究哈:>】

今天是逍遥散人的粉丝见面会,距离他成为游戏主播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二十年的积淀,使得这场粉丝见面会盛世空前。同样二十年间,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有些好的,有些坏的。

逍遥散人在后台准备的时候听见后台的准备的工作人员在讨论最后的压轴视频要放些什么素材,“那谁就不用放了,散老师跟他都多少年没有联系了,不出声也不露脸的,没啥可放性了。”一旁的工作人员小声的商量。逍遥散人想想自己已然不是自由身,于是便无话可说。

现场的气氛很好,说说笑笑之间,Led的大屏上出现了很多逍遥散人的好友送的祝福视频,接近尾声,没有他。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为什么没有优瓦夏呀?”逍遥散人听见一个女孩细细生生的问道,“恩,是个老粉吧,还知道优瓦夏呢。”逍遥散人内心想着,“应该挺早就看我视频了吧。”

“优瓦夏都多少年不出现了,过气了。”另一个小姑娘在旁边搭了一嘴。

“可是 ,当时不是优瓦夏带散老师入游戏圈的吗?”女孩可能是没有听出姑娘的语气不善,自顾自的说着。

“CP粉麻烦不要在这种时候蹭热度!”前排人群中爆出一句有点愤怒的声音,女孩听见了,神色暗了暗,什么也没有说。

“优瓦夏是谁呀?为什么散老师的二十周年庆的视频里要有他?”一旁大概是新粉的人发问,但是很可惜,她的疑问一出现便淹没在粉丝的呼声中了。

随着逍遥散人粉丝群体的增长,以前的人反而被淡忘的厉害;偶尔一次的同框可能还要被指“蹭热度”,慢慢的,逍遥散人也就很少联系他们了;幸好,他现在发展的很好,有了保护自己的意识与能力。

二十周年庆办的热热闹闹,粉丝和主办方都很开心。

忙碌一晚的逍遥散人终于在深夜十一点得到了休息,送走粉丝和主办方,散人戴上帽子独自从酒店的偏门走了出去,修长的手上带着一点绿光。

凌晨六点,散人已经到了在天津的家。

“你说过,但凡我想清楚了,就要跟你说,今天我来的目的便是说清楚这件事。”

“不怕了?”

“呵,十年前,我是一个新人,我怕的是他受伤害,我却无能为力;但是现在的我刚开完二十周年的庆功宴,说句实话,就算是就此退出游戏圈,我也没啥可遗憾的了。”

散人的父亲起身,进到卧室,从衣柜的顶格中拿出了一个天鹅绒的盒子,交给散人,摆了摆手。

“好好去吧。”



“优大,你的快递!”

“恩。”俯身在电脑桌前的男人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

“哟,还是加急加密件,优大,谁寄给你呀?摸着像是个盒子。”一旁的同事好奇的问道。

“你管呢,干自己的事去。要改的策划改了吗,今天下午的会议稿写好了吗?多事!”顶着浓浓的黑眼圈的优瓦夏很是不客气的连声诘问组员,“八卦!”

但是等到优瓦夏拿到那份快递,看着寄件人处的“逍遥散人”,不禁怔住。

从那以后,他们有多久没有来往了,五年?六年?还是八年?

快递打开,倒出来一个盒子,天鹅绒的,盒子里面是一枚嵌着绿钻的戒指,如果这是旁边有逍遥散人的粉丝,那么他肯定能够认出这是散人手上经常戴的那枚。

快递袋里面还有一张纸,纸上只有四个字。

“我回来了。”

看到戒指的那一刹那,优瓦夏周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过后是开心。

“终于有人收了这尊佛呀!”

身为当事人的优瓦夏却并没有情绪过大的表现。只见他随手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A4纸,龙飞凤舞的写下几个字,转身叫人事小姐姐用加急快件寄走了。

在家等了两天的逍遥散人,每天除了遛狗就是睡觉,二十周年庆过后,团队放了他三天假。

第三天,等他打开门准备出门遛狗的时候,门铃响了,与此同时,放在桌上的手机也响了,提示有微信进来。

打开门,是快递。随手撕开,掉出来一张纸,上面只有四个字。

“欢迎回来”

手机桌面上显示“您有一条未读消息”

“戒指留下了,你看完赶紧把纸给我寄回来,那是我项目策划书的尾页。”——优瓦夏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