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

別人是你的地獄

相妄

突如其来的脑洞

优散向

这是在听了一首歌之后的产物

人设【优瓦夏-书生高手前辈

          逍遥散人-剑客后生

剧情走向-虐

文案:优瓦夏是早年成名的武林人士,但是由于性格不招人喜欢,加武力高强,所以自己一个人隐居在深山老林之中;逍遥散人是他外出之时带回来的人;不便外出的优瓦夏将自己的绝学传于逍遥散人,让逍遥散人作为他的继承人

逍遥散人:一个对着世界永远抱有幻想与希望的二货;与优瓦夏之间有着说不清理不清的纠葛,但是他自己不知道,或许知道;除了他,谁也不了解他。

正文:

相忘于来世不如不见

优瓦夏收到散人的信件之后,距离那场骇人听闻的战争已经过去的半个月,流言总是比正经消息要传递的快些。看着信件上的”安好“、”勿念“的字眼,优瓦夏内心有些担忧-他总是这样的报喜不报忧。窗口的绿植从逍遥散人走的那天开始就变得有点蔫蔫,优瓦夏看着这个绿植,想起了他初见的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年。

那时优瓦夏正好应友人之邀下山,在友人家的花园里见到了那个冒失真诚的少年,那时,便是一见终生;他把那个懵懂的孩子带回了居住之地,那时只是大概是为了有个陪伴之人,而正好,那个孩子他看着还顺眼,所以。。。

之后,他便倾力教授散人,散人终也不负他所愿,成长为他所希望的样子,在散人接下他的重任(上战场抗敌)离开山谷之后,优瓦夏才发现,他所培育的逍遥散人是按照自己最希望的样子来培育的,他对于这样完美的作品有着可怕的控制与占有欲,不过还好,他接下本该属于自己的任务,去了遥远的南方战场;还好,他的来信总是说着平安,从来不说希望他也去到战场,去帮助他。逍遥散人已经成为可以独挡一面的男人了。

自从半个月之前有过一封来信,这一个月,便再无信息来谷,优瓦夏第一次怨念自己当初选的居住之地的封闭,于是他打算出谷。在他出谷之时,他看见他日思夜想的人--穿的铠甲。他情愿是自己看错,但是,那套铠甲是当时他出谷之时亲手为逍遥散人穿上的,当年他穿过的。他原以为护他平安归来的铠甲也可以平安护他归来,大概,神力已经用尽吧,它连他的尸骨都没有护住。

优瓦夏面色平静的拿过那套铠甲,他忽然想起,逍遥散人离开之时跪别他的场景:依旧是这身铠甲,但是眼神里面有着优瓦夏看懂的忧伤与不舍。是的优瓦夏他看懂了,但是他不敢回应,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他怕自己会舍不得这个完美的产品,那个时候,他还不敢正视自己内心的欲念。

他的想念,他的担忧,那个人再也不会感觉到了。

拿到逍遥散人的铠甲的那天开始,优瓦夏经常坐在逍遥散人之前在谷中练武的那棵梅花树下,什么都不想,就跟那具铠甲聊聊天,喝喝酒,他觉得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那天,是头七,优瓦夏和铠甲坐在一起喝了很多的酒,他突然记起,在逍遥散人刚来谷中的时候,腼腆,终日呆在梅花树下练武。那天,优瓦夏路过梅花练武场看见早起困到不行的逍遥散人,于是心中一动便让他卧在自己的膝上小憩,也算是尽一尽师父的关爱责任吧。逍遥散人睡得很熟,即使梅花不断落在他眉骨地细痒也不能惊扰到他。

”一愿,来生安宁;二愿,天下太平;三愿,饮尽孟婆汤,忘却往生事“,一杯烈酒倒在铠甲上,倒酒的人随着酒的倾尽也倒在了梅花树低下。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