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

別人是你的地獄

奇录

借梗【假设你是你萌的CP的孩子,你的数学考卷得了三十分,要求家长签字,你会给谁签?】


正文

“鬼头鬼脑的,赶紧进来!”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将企图溜进家门的我,吓得惊慌失措。

“恩,这幅受到惊吓的样子到是很像你嘛!”

“优瓦夏,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在孩子面前说我是她妈,我是一个真男人,这样对她的性别认知不好,你能不能不腹黑!还有,哪天我反攻成功,看谁是妈!”散人生气怒气说道。

“恩,我的是疑问代词,不是人称代词,散人先生,你能不能不敏感。”优瓦夏挑眉的看着散人,GOOD,这一局,优瓦夏胜!

忍着笑,尝试在你两个“老”父亲的争吵中,安全的进入你的房间,但是,人总是擅长欺负比自己低级的人。

还未等动作开始,优瓦夏的话就随即而来,“我记得,你这周好像有月考试卷结果呢?恩?”

“我擦”,一句话使得我仿佛入定一般的僵硬在玄关处,恩,长舒一口气,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语文XX,英语XX.......”

你看着随着一科科分数的报出,散人的脸色开始变好,还顺带挑眉看了一下优瓦夏,你内心开始疑惑。

“数学呢?”优瓦夏罪恶的声音在前方五米处炸开,你不禁一抖。

我思考了一下,是跟散人说那个令人羞耻的分数比较合适,还是跟优瓦夏说,比较合适?凭借对他们两个人的了解, 我知道即使我只对散人说,优瓦夏也能从散人的嘴里套出来。但是一秒钟之后,我还是跑到散人的边上,悄悄地说了一声“三十”,毕竟,优瓦夏的毒舌可是逼近满级,然而自己的金刚罩才初级,等级的差别,我怂了。

但是,在听到“30”之后,散人的脸色开始耷拉下来,像极了想要骨头吃却吃不到的乐乐。

恩,之前也有比这还低的分数,为啥散人这回反应这么大呢?难不成,是因为他觉得他对我帮助没有用,然后他就自我怀疑,自我放弃了???

我擦,不行,得赶紧挽救:“我自我放弃不要紧,你老要是自我怀疑,自我放弃了,优瓦夏不得弄死我啊。别气我,早知道,您的抗压能力这么差,我还不如跟毒舌腹黑优瓦夏说呢,被他嘲笑总比被他弄死强啊!”

“乖,回你自己房间去,待会过去跟你算总的。可以啊,说我腹黑?我毒舌?”优瓦夏像提领着小鸡一样把我丢回房间,但是,我是谁,一个爱学习爱思考的孩子,所以,我偷看了。

恩,听到了以下让我不是很能理解的对话。

“优瓦夏,这回不算,再给我一次机会,只要能及格,就一定能满500的,只要48分就行,然后我就可以反攻。”【果然,散人果然是因为我数学不及格才生气的。不过,反攻是啥???】

“散老师,可不能反悔哦,反悔的人...”说着说着还看了看散人站的地方,“恩,会变成逗猫棒哦!”【逗猫棒,恩,在乌鸦叔叔家见过的那个小小的毛茸茸的东西,不是狠可爱吗?不过,为什么要变成逗猫棒,而不是乐乐的骨头玩具?】

“你,你,你,大坏蛋!”【每回都只会说这句,哎,好想教你说两句脏话啊,忧郁脸】

“回房间,吃晚饭?”【吃晚饭不应该在饭厅吗?而且,你们怎么可以吃独食,忘记你们可爱善良聪明机智的小可爱了吗???】

我就这么偷偷摸摸看着,优瓦夏和散人进了房间,你问我为啥不去听房门。

你以为我傻啊,我试过,然后被逮住之后,优瓦夏跟我说,因为散人是音乐发烧友,所以家里装修多用了双倍隔音材料,“厚不透音”。


恩,很安静的一个夜晚,并没有恶毒的优瓦夏大魔王来教育我,一觉到天亮。

出房门,看着饭桌上独自一人的优瓦夏,再看看时钟,在不签字,来不及敢公交去学校了。于是,你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优瓦夏,学校要求要签字,散人呢?”

“睡着呢,拿过来,我签。”

你也不敢违抗,于是将试卷给了优瓦夏,看着他签下名字,急忙的塞进书包,准备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软肋,你要学会克服。”一句漫不经心的话从一个漫不经心的人嘴里说出来,显得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力量,所以我随口一答,“那么您老的弱点是啥?克服了没?”

优瓦夏没有回答我,只是把头转向了他的房间。

“拜拜了您呐!”



评论(2)

热度(30)